收縮

QQ在線客服

  • 在線咨詢
  • 中為客服1
  • 中為客服2
  • 中為客服3
  • 中為客服4

QQ在線客服

  • 400-891-3318
  • 0755-84275866
  • 0755-84275899
  • 中為報告
  • 中為資訊
  • 中為數據
  • 企業名錄
 深圳·北京·上海
中國最為專業的產業市場調查研究咨詢機構
中為實力鑒證  咨詢流程  公司資質
您當前位置:首頁 > 中為人物 > 財智人生 >  正文

陳九霖浮沉:石油金融的悲歡人生

來源:中為咨詢網(http://www.calriger.com) 【日期:2013-12-21 21:12:26】【打印】【關閉】
    9年之后,回望那場震驚中外的“中國航油事件”,陳九霖從沒有后悔過。他自謂是個“夢想的實踐者”,不斷地彌補短板,去實現一個又一個夢想,永不言敗。

“如果講我個人的故事,真是‘一千零一夜’都講不完。”

陳九霖對曾經的輝煌與屈辱不想多提,而更愿意談論4月份出版的學術專著:“2004年中國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航油)巨虧事件的教訓并未得到吸取,衍生品市場變本加厲,血流成河。欲知分娩痛苦,當聽產婦描述。我以親身‘分娩’的經歷著就《石油衍生品合約監管法律問題研究》。”清華大學博導馬俊駒教授在序言中評價這本書“彌補了中國法學界對石油衍生品法律監管制度研究的不足”。

時隔9年,陳九霖以出書的方式回頭審視那場震驚中外的“中國航油事件”,希望以往事警醒現實,其良苦用心不言而喻。但是,書中更多是對石油衍生品監管的法律層面的探討,當年“大敗局”式的悲劇何以避免?

陳九霖意味深長地說:“做企業和當官是有差別的,不應該把國企當做官場來經!dquo;這是他以親身經歷反思之后說出的肺腑之言。

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命運對于陳九霖來說,就像事先安排好了一樣。

17歲那年,母親曾給他算過一次命,說43歲左右有大難,但終究會過去。后來朋友給他推薦一款推測命運的軟件,輸入姓名和生辰,顯示“2004年、2005年要倒霉”。陳九霖生于1961年,2004年正好43歲。

2004年9月,公司辦公室魚缸中的風水魚突然死得一條不剩,這不是個好兆頭,陳九霖說:“可能也是巧合。”此時他正經受有生以來最嚴峻的考驗。這年3月28日,他首次獲悉公司交易員因期權投機導致賬面虧損580萬美元,高盛建議,挪盤是最佳且唯一選擇,他們預測中國航油具有充分財力支持其挪盤。別無選擇之際,陳九霖聽取各方建議,被迫展期。

直到10月3日賬面虧損達到8000萬美元,高盛和中國航油交易員、風險管理委員會依然建議挪盤。這筆數字幾乎是公司過去一年利潤總額的110%,是中國航油凈資產的55%。而且,油價還在不斷上升,他不敢大意,10月初,就向集團領導匯報,請求支援。據說,放下撥給總部的電話之后,陳九霖當眾痛哭,他意識到公司已無力承擔保證金。

中航油集團10月9日收到書面緊急請示,20日就將所持股份中的15%折價出售,籌款1.07億美元補充保證金。24日,集團黨委書記海連城趕往新加坡坐鎮指揮,陳九霖邀請投行向領導提供專業建議,其中,巴克萊資本公司總裁墨厘斯預測油價將在12月下跌,中國航油只需8000萬美元的“買頂”費用即可化解,而且BP等石油公司有意接管全部期權盤位,事情正朝陳九霖所期待的方向發展。

然而,主要對手日本三井在10月26日的逼倉讓所有努力化為泡影。領導不再展期,在歷史最高位的55.43美元斬倉,虧損1.07億美元,這是中國航油期權交易的首次實際虧損,此后兩周,斬倉導致的虧損累計達3.81億美元。陳九霖轉而向BP、富地、維多、中海油等國內外石油企業求救,BP有心出手,但最終因兩個細節請示集團領導未果而失敗。11月29日,中國航油將剩余34%的盤位在高價位全部斬倉,第二天發布“已虧3.9億、潛虧1.6億美元”的公告,并向新加坡法院申請債務重組。

遺憾的是,正如墨厘斯所預測的那樣,就在中國航油宣布重組的這天,油價開始大幅下降,2004年全年原油平均價格為41美元/桶,而中國航油平均賣出價格為48美元/桶;在此之后,中國航油買入的2005年和2006年的航油期權價格一路飆升,最高時達到148美元/桶,而中國航油的買入價則是36美元/桶。如果堅持到底,中國航油的2004年賣出盤位和2005、2006年買入盤位都是有利的。換句話說,中國航油不但能大幅降低虧損,還可能盈利。標準普爾后來評價:“其實,中國航油只需5000萬美元即可解圍。”

2004年12月1日,陳九霖回國交接工作,在與領導討論事件處理方式后,他悲壯地選擇“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他后來說:“我把這件事都扛下來了,中國航油這個公司可以鳳凰涅槃。”6天后,他獨自返回新加坡接受調查,臨行前在機場寫下兩首打油詩表明心境:“縱有千千罪,我心坦然對,一心為大眾,失誤當自悔。”“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復還。人生終有不歸路,何須計較長與短。”8日凌晨1時,飛機剛抵達樟宜機場,在有關調查尚未展開時,新加坡當局抓捕了陳九霖,后獲保釋,寄居在朋友家。

2006年3月21日,陳九霖被判刑四年三個月,罰款33.5萬新元。面對檢方15條指控,他被迫承認6條:制作虛假的2004年中報、違背董事職責、在三季報中隱瞞巨額虧損、未向新交所匯報實際虧損、欺騙德意志銀行、促使集團內幕交易。

令人唏噓的是,新加坡檢察機構曾將中國航油董事長及董事5人一起告上法庭,最終只有陳九霖一人獲罪,其他人都由國資委擔?;貒^續工作。次年2月6日,陳九霖被“雙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組織與同僚劃清界限的冷漠態度,讓枯坐獄中的“棄卒”情何以堪?

17歲時的陳九霖做夢都不會想到,“43歲的挫折”竟是在異國他鄉經受1035天的牢獄之災。

六年締造“航油帝國”

1961年10月20日,陳九霖出生于湖北省浠水縣一戶貧困農家,父母先后生育6個孩子,只有他和一個妹妹、一個弟弟存活下來。母親為撫養3個孩子辭掉了工作,全靠任公社書記的父親養家糊口。“文化大革命”期間父親屢遭批斗,東躲西藏,舉家借債度日,已無力供子女讀書。陳九霖初中畢業就不得不回鄉到農村信用社打工,并于其后擔任英語代課老師。

農家子弟跳出農門只有兩條出路:當兵或考大學。陳九霖曾順利通過海軍的體檢、政審,就在入伍前夜,母親因不舍離別在他面前哭成淚人,他毅然放棄從軍,偷偷卷起鋪蓋逃到百公里外的羅田縣駱駝坳中學讀書。數日杳無音信之后,母親憑直覺輾轉找到他,勸他轉到教育質量更好的城市中學就讀。

只有初中程度的陳九霖破例進入黃州中學高三“英語加強班”當插班生。10個月后,1982年,陳九霖夢寐以求地考上北京大學越南語專業,成為村里第一個考入北京大學的學生。

北大越南語專業學制5年(實行英語和越南語雙語種教育)。1987年大學畢業后,陳九霖被分配到總參,他不愿意去,后來到國家民航北京管理局局長辦公室任翻譯,不久又去中德合資的北京飛機維修工程有限公司,最終才進入中航油集團。

1997年,陳九霖迎來了改變命運的轉機。集團領導看中他有股執著的闖勁,派他去新加坡接手中國航油。這家創辦4年的企業在長期虧損中已成為負債累累的爛攤子,公司甚至連辦公室都沒有。領導給他的啟動資金只有49.2萬新元(1美元等于1.76新元),還完欠款后只剩下38.4萬新元。

最頭痛的是,集團總部并未授予他國際市場采購航油的權力,只能做航油運輸業務。為了拿到采購權,這年冬天他飛回北京拜會各位領導,有一天冒著漫天大雪在其中一位領導家門口等到晚上十一點。但一船航油需要近千萬美元,陳九霖手頭的資金簡直杯水車薪。1998年,遭受無數次被拒絕之后,他終于打動了法國BNP銀行,拿到1000萬美元的融資額度,做成第一單生意,盈利29萬美元。其同學劉思源評價:在一般人看來根本辦不成的事,陳九霖卻辦成了。由此可見,陳九霖是一個不斷奮斗,執著并善于抓住機會的典型。

經過3年鍥而不舍的努力,中國航油于2001年12月6日在新加坡上市。此后通過收購西班牙CLH公司5%的股權、上海浦東國際機場航空油料有限責任公司33%的股權、新加坡國家石油公司(SPC)20.6%股權、英國富地石油、茂名油庫等多項資本運作,公司從純貿易公司轉型為集實業、投資、貿易為一體的多元化能源投資公司。到2004年9月,公司凈資產達到1.5億美元,增長852倍;市值超過11億美元,是原始投資的5022倍。陳九霖的經營管理能力、資本運作水平和自力更生、廢寢忘食的奮斗精神是他取得上述光輝業績的制勝法寶。

此時,陳九霖的聲譽和威望已達到頂峰,但他并沒有變得狂傲自滿,反而內心忐忑:“危機時刻伴隨著我。”這種心理壓力或許正是命運的暗示,所有榮耀和輝煌在2004年戛然而止,陳九霖的商業人生跌落谷底。如果不是后來的“中國航油事件”,陳九霖無疑將成為國企高管的一面旗幟,甚至是商界最耀眼的傳奇大亨。

當年之所以獨身攬全責,就是希望公司能涅槃重生。中國航油后來果然不負所望,成為新加坡第四大上市企業,是世界500強企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2011年公司隆重舉行上市十周年慶典時,作為開疆辟土的元老、忍辱負重的勇士,陳九霖卻沒有受到邀請,對他之前的功過和榮辱只字未提。

此時他已出獄兩年多,卻好像被刻意遺忘在石油的大門之外。

要活到100歲,工作到80歲

2009年1月21日,春節將至,陳九霖刑滿釋放。

陳九霖下飛機后就馬不停蹄地趕回老家,跪倒在母親墳頭動情的說:“媽,我回來看您了。”母親患腦血栓多年,2005年6月19日去世,此前6次復發,據說發病誘因之一就是無法承受兒子即將淪為階下囚的現實。父親身患糖尿病,每天要打兩支針緩解,陳九霖的妻子患有重度抑郁癥,兒子面臨巨大的學業壓力。陳九霖自責地說:“在1035天的監獄生活里,我吃了不少苦,我的家人也吃了不少苦。這幾年,我欠家人的太多。”

回國之初,陳九霖給自己的規劃是“三年三件事”——第一件就是恢復公職。2010年1月22日,經過將近一年的等待,陳九霖受聘葛洲壩(600068)集團國際工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重新回到中央國企。但此次復出立即引起軒然大波,質疑者認為此舉違犯《企業國有資產法》規定,但陳九霖的博士生導師馬俊駒表示,新加坡法院的判決并不必然在中國直接產生效力,而且,他充其量只是工作失誤,不能構成犯罪。還有人認為“有一定的合理性”,因為陳九霖任職走的是企業聘用程序,央企甚至可以招聘有才能的非黨員甚至非中國籍人士擔任相關職務,為什么不可以使用曾經開疆拓土的老將呢?

在爭議中復出的陳九霖雄心勃勃,對于石油領域的熱忱絲毫未減,他陸續在《求是》、《人民日報內參》等雜志上發表了《關于我國的石油安全戰略》、《我國應該建立石油集散基地》、《如何擴大我國石油話語權?》、《中國需要建立完善石油金融體系》等一系列文章,為中國能源安全戰略建言獻策。在清華大學的房地產學術會議上,陳九霖也跳脫主辦方設定話題探討石油戰略,即使曲高和寡,他仍然言談自若??上У氖?,無論行業內外,陳九霖就像一個孤獨的戰士,“熱心過度”地操心不該他過問的事情。因為輿論爭議和尷尬身份,陳九霖一直是能源圈的邊緣人,那道看似透明的玻璃門從未對他真正敞開過,對于“能否重回能源領域”的提問,他的回答是:“得看組織是否愿意安排。”

陳九霖“三年規劃”的第二件事是取得博士學位。2012年1月12日,他順利拿到清華大學法學博士學位,2013年4月出版的《石油衍生品合約監管法律問題研究》正是他的博士畢業論文。而在此前的2011年11月,陳九霖參加了上海證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獨立董事任職資格培訓并獲得合格證書。

三件事中最難也最重要的是“安撫家人、鍛煉身體”。年過五旬的陳九霖喜歡爬山,每天堅持鍛煉身體,他樂觀豁達地宣稱“要活到100歲,工作到80歲”。他抓住一切機會彌補對家人的虧欠,幾乎拒絕所有應酬活動,下班后回家做飯,陪妻子聊天,看兒子學習。妻子的抑郁癥有好轉,但他大多數時間都會陪著,如果是周末出差也要帶著一同前往。

2012年,兒子前往加拿大留學,自己選擇商業和社會心理學專業。陳九霖通過兒子喜歡穿黑色等深色系衣服的細節解讀出“他性格過早沉穩下來了”。這年夏天,陳九霖回老家看望父親,老人愿意和他一起到避暑山莊住一段時間,就是不答應到北京住。

陳九霖養了一只名叫Mary的吉娃娃狗,跑步、爬山甚至出差都帶在身旁,相處得十分愉快,他以愛犬為例寫就《人可以向狗學習》的文章,具體有三個方面——忠誠與執著、生存藝術、安貧樂道的心態。文中寫道:“借勢而為、適時進退、拿得起放得下,生存要求你懂得借力作為和審時度勢,要求你于舍得之間泰然、灑脫。”這段話看似冷靜解讀,實則陳九霖滿懷熱情和期望的自我勉勵。

9年之后,回望過去的那場劫難,陳九霖以“往事如煙,過去的就讓它過去”輕描淡寫,并堅定地說:“我從來都沒有后悔過。”他自謂是個“夢想的實踐者”,不斷地彌補短板,去實現一個又一個夢想,永不言敗。對于未來計劃,他并未透露,只是堅信如果有人投資他一定會做出一番事業來。“我并未放棄理想”,他說,“但并不急于求成。”

本文地址:http://www.calriger.comhttp://www.calriger.com/content-511-43-1.html
分享到:
相關資訊
  • 數據更新中...
国产美女精品自在线拍_国产亚洲精品理论电影_国产亚洲日韩欧美看国产